天天千炮捕鱼下载
歸途終有期——一個德國人與海南島的故事
2019-10-14 11:35 來源: 海南日報 編輯: 莫中圓 【字體:   打印


《旅途即歸途》封面 省博提供

文\特約撰稿 陳江

“Es gibt keinen Weg, der nichtirgendwann nach Hause führt”。

這是一句德國著名諺語,意為“旅途即歸途”或“歸途終有期”。


展覽中展出的德文、日文和中文版本的《海南島民族志》。 宋國強 攝

2019年9月26日海南國際旅游島(柏林)簽約儀式在德國柏林索菲特酒店舉行。為配合活動,我們特前來舉辦《旅途即歸途——一個德國人與海南島的故事》展覽。

這是一個有關德國學者漢斯·史圖博與海南島故事的展覽。

誰是漢斯·史圖博

漢斯·史圖博,1885年6月19日生于德國萊比錫,醫學博士,原為德國耶拿大學生理研究副教授,1924年春,三十九歲的史圖博應聘至上海同濟大學任教,任醫科生理學教授兼生理學館主任,此后,史圖博將他人生最寶貴的時光留在中國。

授業解惑之余,史圖博還利用假期深入浙閩交界的畬族地區、粵桂相鄰的瑤族地區、云貴兩省的苗族與傈僳族地區、甘肅的蒙古族與藏族地區,還有海南島的漢、黎、苗地區等中國各地進行民族學調查,并留下了許多寶貴的民族學研究材料與成果。其中,《海南島黎族——為華南民族學研究而作》是史圖博于1931、1932年兩次到海南進行民族學調查之后撰寫的著作。此書出版之后被翻譯成多國文字,《海南島民族志》為其中文版。是海南民族學研究的經典之作。史圖博亦因此而被譽為“中國黎學的奠基人”。1951年5月,五十六歲的史圖博方回德國,在埃爾蘭根大學哲學系講授民族學。史圖博回國后,仍與同濟大學保持密切的聯系。1961年12月15日,這位海南的德國老朋友病逝埃爾蘭根,享年76歲。

故事發端:史圖博兩次民族學調查征集大量民族文物

1931年,史圖博首次對海南島做了民族學調查,他從海口出發,經南豐到白沙峒、元門峒,穿過五指山到崖州(今三亞、樂東一帶),爾后從三亞乘船到文昌清瀾港,最后返回海口。1932年,史圖博再次對海南島民族學調查,這次他從海口出發,經南豐先到儋縣,再進入白沙縣、昌江縣、樂東縣、五指山和瓊中縣,爾后經儋縣返海口。史圖博在兩次對海南進行民族學田野調查過程中,不僅拍攝了許多照片,還征集了大量的民族文物,包括黎族服飾、生產工具、生活用具、樂器、玩器和宗教用品。此后,史圖博對這批文物做了進一步研究,并在同濟大學舉辦過相關的教學展示。


鏤空方底圓形掛銅錢竹藤腰簍。 宋國強 攝

1937年抗戰爆發后,史圖博并沒回德國,而是隨著同濟大學南遷至四川宜賓小李莊,就在這極其艱難的時候,他依然沒將這批海南民族文物落下。其時,中央博物院(南京博物院前身,解放后改稱)也于1940年6月自南京經江西、湖南、湖北、重慶、昆明輾轉至小李莊,恰與同濟大學為近鄰。當時,對史圖博這批民族文物感興趣的人很多,其中就有幾家美國博物館欲出重金購買。中央博物院歷來非常重視田野民族調查,故也很重視史圖博這批民族文物,乘與史圖博為鄰之際,中央博物院派主任干事曾昭譎(后南京博物院院長)和專門設計委員李霖燦前往拜訪史圖博,兩人經過考察這批民族文物,認為這批民族文物很有歷史、科學與藝術價值。當時李霖燦給這批民族文物予以了高度評價,他在《國立中央博物院的民族學研究》上曾有描述:“侾黎三十三件,以黎女繡裙及黎男頭巾二件最為精美,另木契二件及壓勝犬骨一件為民族學極有價值之標本”,而“岐黎二十一件,以男黎繡圍腰及黎女繡裙為美,飯酒竹管、旅行竹筒最罕見”,至于“白沙洞黎一百零三件,其中珍品甚多,如男黎之繡圍領一件,女黎織花裙十六件,女子外衣七件,皆為極美麗之標本。雕骨方面有女子雕骨發簪十二件,男子雕骨發簪二件,尤為不可再得之標本,其他如骨雕刀鞘一件,木雕刀鞘一件,木制牛鈴件、古代木偶一件,占卜用雞骨一件等,亦皆為民族學上極可貴之標本。”時為中央博物院籌備處主任的李濟接到報告后,遂決定征集入藏,并向國民政府教育部呈報。

1946年6月,時任國民政府教育部部長的朱家驊簽署了指令,劃撥給中央博物院350萬元購買這批文物。1946年9月,中央博物院以250萬元悉數收購了史圖博民族文物。《國立中央博物院籌備處1946年度工作報告》上有:“收購史圖博教授在海南各地所采集民族標本三百六十件,每件為制一卡片,計作卡片一千二百二十張。”其實,其間除了民族文物,還應包括照片底片與原始照片等。接著,1947年1月,中央博物院向國民政府教育部呈報了收購史圖博民族文物的報告。

史圖博民族文物入藏中央博物院后,立即發揮了極大的作用。首先,1948年,中央博物院與故宮博物院聯合舉辦了“國立北平故宮博物院、中央博物院籌備處聯合展覽會”,在展覽之“中國西南及南部民族文物”上,展出了史圖博民族文物。隨后,1949年7月,中央博物院又舉辦了“中國西南部及南部少數民族文物展覽會”和“西南氣候地理醫藥衛生及少數民族文字展覽會”,其中也展出有史圖博民族文物。

緊接著1950年9月,南京博物院又選其及其他民族文物進京參加慶祝新中國成立一周年的“國內民族文物展”。可以這么說,在上世紀四十年代末與五十年代初,海南島民族的歷史與文化之對外展示,一直是以史圖博采集的民族文物為主。而包括史圖博民族文物在內的這些中國西南部及南部少數民族文物,在當時的對外展示中,極大影響了世人對這些地區少數民族的認識。己故南京博物院院長曾昭燏在《中央博物院舉辦中國西南部及南部少數民族文物展覽會特刊序言》就說:“根據以前調查的結果,中國的少數民族,按他們地理分布、語言、風俗、宗教的不同,約可以分為七大支,六十六族,但我們這里陳列的東西,只限于以下八族的:

(一)貴州的苗人;(二)貴州的仲家;(三)云南的么些;(四)四川的倮羅;(五)四川的羌人;(六)四川西康的嘉戎;(七)四川西康的康巴和海南島的黎人。這唯一的理由,是因為我們這幾年的工作,限于西南及南部各省,所采集的材料,只有這幾種民族的東西。東西雖然不多,但我們看了以后,不由得不敬佩這些民族卓越的天才。他們在手工業上、藝術上的成就,超過許多自命文明進步的人,我們以前認為他們文化是落后的錯誤觀念,現在應當糾正了。”

故事延續:“燈下故人”巡回展

當年史圖博拒絕了美國多家博物館高價收購其民族文物的請求而情愿低價給中央博物院,這一方面是因他對中國悠久燦爛文化的向往,另一方面則因他對海南島的偏愛,故堅持將黎族文物保留在中國,尤是交給中央博物院最有意義。故事到此,似應完美結束。殊不知,史圖博民族文物更具有傳奇色彩的故事是在此后。

1954年,為紀念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5周年,國家文化部、民族事務委員會決定在故宮博物院舉辦“民族文物展覽”。展覽籌委會經過認真籌備后,認為僅以故宮博物院的院藏文物難以支撐這一展覽。于是文化部便向全國各地發文通知征集文物。接到這一通知后,全國各地博物館紛紛響應。南京博物院于1954年6月底挑選少數民族文物十余箱計1377件送抵北京,撥交給了故宮博物院,在這里面,包含了史圖博民族文物327件。遺憾的是“民族文物展覽”因故未能舉辦。

在文博界展開對史圖博民族文物追尋的同時,民族學界也在開展對當年史圖博海南島民族學調查之路的追尋。其中,最熱門的活動是組織專家、學者沿著當年史圖博走過的地方做民族學或人類學調查,謂為“重走史圖博之路”。主要有2014年海南大學圖書館舉行的“重走史圖博之路”、海南省博物館于2017年舉辦的“重走史圖博之路”、2019年德國“寶馬”公司在海南進行的“中國文化之探·重走史圖博之路”活動。海南省博物館又于2018年底與南京博物院、民族文化宮博物館成功共同聯合舉辦了史圖博民族文物展:“燈下故人——一個德國人與海南島的故事”。展覽一展出,即受到社會各界的歡迎,首先是史圖博曾任教過的上海同濟大學,不僅派人過來觀摩,還力邀我們前往與之合作辦展;德國駐廣州總領事馮·馬丁也專程來觀展,對展覽十分感興趣,雙方均有意將展覽帶回德國。

“燈下故人——一個德國人與海南島的故事”在海南省博物館展出結束后,2019年3月移至民族文化宮博物館展出,原本計劃展出一個月,因受歡迎,又作了延長展出;同年5月,上海同濟大學推出“凝固的時間——德籍同濟人史圖博教授展覽”。值海南國際旅游島在德國做系列推介之機,海南省政府沈曉明省長指示引入史圖博與海南故事展,通過展覽肯定史圖博在海南民族學研究的重要學術地位及其貢獻,在告慰故人之余,勾起人們對海南島這位老朋友的懷念,從而拉近海南島與德國的距離,以此架起一座中德人民的情感橋梁,再度吸引更多的德國朋友前來海南島觀光訪問,甚至工作與生活。于是有了今天《旅途即歸途——一個德國人與海南島的故事》柏林展,各界反響強烈。

“旅途即歸途”,漢斯·史圖博終于以這樣的方式回到自己的家鄉,他與海南島的故事一定還在繼續。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版權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網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務
主辦:海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   協辦:海南省工業和信息化廳  
瓊ICP備05000041  政府網站標識碼:4600000001   瓊公網安備 46010802000004號